• 短章 - [星轨]

    2010年06月24日

    我更喜欢的,

    是在我们未相处时,

    我以你名字命名的那盆花;

    在我们相处以后,

    那些花都死了。

  • 杂感3 - [星轨]

    2009年01月08日

    从男孩到男人有多远

    那就是一纸诗稿

    在烟头上烧成灰烬的过程

  • 流浪与终点 - [星轨]

    2008年07月04日

    你忘记了吧。

    童年的记忆,究竟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为什么之后遇见的人,都会是似曾相识?

    你像谁?她像谁?你不是,她不是。谁是你沙发上的梦中情人?谁又是被人装进篮子顺流漂来的妻子。为何天真的幻梦里,总有一个越想看就看模糊的面孔。

     是第一个同桌?是扎小辫的小丫头?是穿裙子的女孩?是苦等的新同桌?是儿时的舞伴?或者都是?或者都不是,只是你偶然在杂志上翻到的一页广告,或者电视中偶然看到的一个镜头?
    ...
  • 乡关何处 - [星轨]

    2008年05月07日

    父母再一次不打好招呼就跑来。之前我已经说过了,很忙很忙,就是这次晚餐,也是推掉了一个项目组讨论才来的。 

    老样子的问些饿没饿着冻没冻着的问题。面对父母点下的菜肴,无论如何是咽不下口了。

    眼睛有些胀,冲到洗手间去冲脸。

    家里完全同意我考雅思乃至出国,说钱的问题不用担心。这次他们去北京,是为了看房子。

    已经记不起来了,当初是为何离开,又是为何来到这里,为何一次次的重逢又告别。每一次回家都是为了更狠心的离开那...
  • 傻小子,算你走运

    2007年12月31日

    你怎么就不长记性呢?!老爸劝过你,发哥劝过你,萍姐也劝过你,你怎么就没记性呢?

    这次算你走运,不是每个人每一回都能全身而退的。

  • 哼哼 - [星光]

    2007年11月21日

    傻了吧,哼哼,浑小子,我看你怎么收场!
  • 还原 - [星轨]

    2007年11月20日

    D盘的东西自顾自在那,只是我们看不见了,需要用特殊的工具找回来,重新存储进磁盘的扇区。

    过去的事自顾自在那,只是我们想不起来了,需要由特殊的人和事激发,重新存储进心灵的某个角落。

    在20岁的末尾,我还原了电脑里承载记忆的数据;而20岁的逝过的光阴注定无法还原。

    可悲的是,生命不能重来;

    所幸的是,生命不需要重来。

    命运的神,如果有些事情我没有提起,你不要以为我忘了。就像我不会忘记去年今日的自我。只是时过境迁,偶然忆起,能够泰然一笑,便不枉费了一年光阴。

    感谢我所有的朋友,在我20岁的人生刚刚开始时,终于引领我走出了自我的地狱。

  • 梦仲夏 - [星轨]

    2007年07月16日

    这一年,体会了真正的错过。无需讳言。在我刚刚迈进20岁的门槛的那个凌晨,当时我还没意识到,一次足以改变我后半生幸福的机会,就这样擦肩而过。一连串的偶然,导致了那个错过。把时间倒回,当时当地的我,又真的能做成什么吗?无知、狂妄和自私。那次的机会是个偶然,而我的错过,才是必然。那以后才知道,没有谁是为你准备的,很多事情发生了,就再无法回转。

    ……

  • 对话 - [星轨]

    2007年07月13日

    我说:“大三该干什么?”

    洪说:“好好谈一次恋爱。”

    我说:“谈了就怎么样?能坚持多久?两个月?两年?那三年、四年以后呢?”

    洪说:“可以是一辈子。不要因为错过了一次,就丧失信心。”

    我说:“我错过谁了?”

    洪说:“错过谁你心里清楚。”

    我说:“……”

    洪说:“你要么就找个人好好谈次恋爱,要么就一个人好好过,断绝掉一切的暧昧关系……”

    我说:“我可没那些个时间浪费。”

    洪说:“什么叫浪费时间?”

    我说:“天天粘在一块,打两个小时电话,尽唠些无聊至极的废话,这不是浪费时间?”

    洪说:“你从来不浪费时间吗?”

    我说:“……”

    洪说:“青春就是用来浪费的。”

    我说:“我可没那心情,懒的……”

    洪说:“有没有女生喜欢你?”

    我说:“我怎么知道?”

    洪说:“得了,你还能不知道?”

    我说:“好像你知道似的。”

    洪说:“文学院很小很小。”

    我说:“你也承认了吧。”

    洪说:“见到喜欢的就追吧,用心恋爱一次,一次就好,也是时候了。”

    我说:“什么是喜欢,看着舒服?追上了又怎么样?觉得不合适就甩是吧?我是个负责任的人,又不能这么做。还呆在一起受折磨,那还不如不追的好!”

    洪说:“努力过了,起码不会后悔。就算了失败还可以有一段回忆。”

    我说:“这我现在已经有了。”

    洪说:“……”

  • 回忆

    2007年01月29日

      时间会改变一切。

      你已经习惯,每天望着月亮出神;

      你已经习惯,每天看看手机里她的照片;

      你已经习惯,每天倚着她送的礼物发一阵子呆;

      你已经习惯,不经意中哼起那首她说她很喜欢的歌;

      你已经习惯,每天深夜看些老电影,为其中的情节欣喜与惋惜;

      你已经习惯,在无路可走时想一想曾经对她的承诺,于是流着泪昂起头……

      但当你翻开相册时,竟发觉当时的一切全然如梦境般空幻,那不像是现在的你应有的过去;

      当你再见到她,再看到她的眼睛,再也燃不起当初的感动;再听到她的声音,再也唤不醒心灵的慰藉。

      你觉得你更喜欢那张照片、那件礼物、那首歌……

      你真的爱过她吗?可是你却爱上她告诉你的,她爱的一切。

      

      或许你已经有了新的照片、新的礼物、新的歌,

      而那些过往,不会了无痕迹。

      就像你已经习惯,每天午夜敲下一行行回忆的文字,与熟悉的人分享。

      但有些往事,是你不愿意分享的;它们至今让你心悸与汗颜。

      回忆是美好的,但过去不是。

  • 迈向小资

    2006年11月28日

      自己还是禁不住诱惑买了那本图书。

      “悦读时光”柔和的灯光音乐,恍若手背抚摸丝绸的感觉。我总有一种乡巴佬进大堂,自惭形秽的感觉。女老板也挺漂亮,态度很好,说得人不办张卡都不好意思走似的。

      等我闲下来,肯定要到这一天借一本的。

      其实买那本书的目的,除了被精美的包装和小情调吸引以外,还是粗陋的编辑质量——顺便完成作业了。天津教育出版社,还算得上出名。再者自己对古典文学的热情,怎么也比对给小鲁、小胡、小徐一个字一个字地校对私人信件的热情高。唉!作业……

      说起现在这些个消费性图书,(写书那位姐姐的文笔才情非常佩服,我这些话是冲编辑来的)论装帧、封面设计,雍容典雅,页留清香,扶之如温肤在掌。可你要是细品,味道不那么对口不说,隔三行蹦出来那些个错字别字、用典误引、常识缺乏,就好像喷香的米饭到了嘴里,嘎嘣一下把牙咯得生疼。要是是一个劲往外择石头,还真扫了吃饭的雅兴,只好闷头吃下去。

      感谢这本书,让我在繁忙喧嚣里又有了一次重回经典的机会。(古典诗词的课也好学了!)看着才子佳人的悲剧故事,自己也感伤了一阵,就和于质夫一样,一阵风吹过来就要流出两行清泪,高喊“So Sensible!”人还是不要久呆在城市里的好,不然就那么一点野性也要全消磨光了。而台上老师一发话,自己又不得不被扯回现实中来,再看看这东西,幼稚吧~

      偶遇几句好词,正是她半年前问过我的。而当年却对这等莺歌艳曲一无所知,近日再见,顿生隔世之感。只是遗憾,曾经的美好也可以更加美好。

      “人道海水深,不抵相思半。海水尚有涯,相思渺无岸。”

      “还君明珠泪双垂,恨不相逢未嫁时。

  • 白月光

    2006年10月05日

      月圆月阙,伊人已逝。

      再次的见面异常平静,我听不到心底的潜流。

      错过的已经错过,当时的我毕竟无能为力。

      难忘第一眼的高傲与坚强。很多人都是这样,被第一眼蒙蔽,却要用一生去遗忘……

      再唱《白月光》,已不是思念怅惘,而是祭奠那些明明不存在却依然纠缠我的理念。她可以与我相隔千里,但我心中的人却遥若明月。

            ……

  • 扪心

    2006年10月04日

    ……

  • 重听郑智化

    2006年09月15日

      没想到骑着车竟能不经意哼起他的歌。《星星点灯》,很远很远了,却感到如此贴近。

      若不是上次K歌时,乐乐点了这首歌,我偶然唱了,恐怕还要很久我才能找回这种感觉。唱的时候竟有种莫名的感动,是唤醒,或者是新的触动。

      我第一次拿起麦克时唱的就是这首歌。那时我6岁,歌词还认不全,更不用说意思了,只知道照着调胡喊。那还是在广西,大伯有一套当时算高档的音响设备,我常跑去那过瘾。后来父亲来了,接我回去。从那以后的十年里,我再也没唱过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