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饮食与阶层 - [星光]

    2010年06月08日

     

    第一个姑娘,每天等着我去她喜欢的食堂窗口点一样的饭菜,从来不觉得天热人挤和气氛不好。用自己的饭卡点菜。在我没挣钱的时候从来不准我说我养她。她来自富裕的乡村。

    第二个姑娘,喜欢咖啡厅和水吧,最爱去“欧式风情”的小餐馆点仿制的西餐,尽管那偏贵的饭菜让我嚼起来远比不上实惠又正宗的中餐。她来自都市中产家庭。

    第三个姑娘,在我带她去下家常菜餐馆时对饭菜和环境不住皱眉,出来要请我去吃高档牛排,娴熟地轮番使用各种餐具。她来自城市官宦世家。

    第四个姑娘,和我走进集贸市场和小吃街时因那里的丰富而满足欢喜,对小碗的米线粉丝感到实惠而美味。她来自市郊城镇。

    和什么人在一起就有什么样的生活,还好,我不用急着选择。(以上编号纯属为并列需要,与人际关系无关)

  • 流浪与终点 - [星轨]

    2008年07月04日

    你忘记了吧。

    童年的记忆,究竟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为什么之后遇见的人,都会是似曾相识?

    你像谁?她像谁?你不是,她不是。谁是你沙发上的梦中情人?谁又是被人装进篮子顺流漂来的妻子。为何天真的幻梦里,总有一个越想看就看模糊的面孔。

     是第一个同桌?是扎小辫的小丫头?是穿裙子的女孩?是苦等的新同桌?是儿时的舞伴?或者都是?或者都不是,只是你偶然在杂志上翻到的一页广告,或者电视中偶然看到的一个镜头?
    ...
  • 还原 - [星轨]

    2007年11月20日

    D盘的东西自顾自在那,只是我们看不见了,需要用特殊的工具找回来,重新存储进磁盘的扇区。

    过去的事自顾自在那,只是我们想不起来了,需要由特殊的人和事激发,重新存储进心灵的某个角落。

    在20岁的末尾,我还原了电脑里承载记忆的数据;而20岁的逝过的光阴注定无法还原。

    可悲的是,生命不能重来;

    所幸的是,生命不需要重来。

    命运的神,如果有些事情我没有提起,你不要以为我忘了。就像我不会忘记去年今日的自我。只是时过境迁,偶然忆起,能够泰然一笑,便不枉费了一年光阴。

    感谢我所有的朋友,在我20岁的人生刚刚开始时,终于引领我走出了自我的地狱。

  • 梦仲夏 - [星轨]

    2007年07月16日

    这一年,体会了真正的错过。无需讳言。在我刚刚迈进20岁的门槛的那个凌晨,当时我还没意识到,一次足以改变我后半生幸福的机会,就这样擦肩而过。一连串的偶然,导致了那个错过。把时间倒回,当时当地的我,又真的能做成什么吗?无知、狂妄和自私。那次的机会是个偶然,而我的错过,才是必然。那以后才知道,没有谁是为你准备的,很多事情发生了,就再无法回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