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梦仲夏 - [星轨]

    2007年07月16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hillshadow-logs/6743363.html

    又梦见她了。一觉醒来,茫然地在枕席间找寻什么,才忽觉这样的梦已经好久没有出现过了。是因为,要回家了吗?

    梦中的经历又是一场历险,就如同当年在她身边的历险一样。这次,似乎比从前欢快了好多。我没有记住那个梦,只有残存的感觉,而这感觉,又和现实的记忆纽结在一起。

    分别的一年来,我发生了太多变化。

    不息的世事变故,把众多未结果的心愿凝结成了心结,永远解不开。直至此时,我才悟到半年来自己堕落的真正缘由。我,不再惦记她了。

    去年春天,他带上她的信,开始了新的远征。那个天天在校区运动场上追赶朝阳的身影,属于那年那个心中装满了牵挂的人。他是那种,只生活在理想的人的目光中的人,为了她,他愿意证明一切的可能。这信仰,就如同秀才为了光耀门楣、教徒为了荣耀主上。但他不会得知3000里外正发生着什么,他只相信自己的理想,至于真人,那是另一回事了。

    他明明什么也没得到,内心却无比的充实。当周围的人正经受着思念的煎熬、被拒绝的痛苦和分手后的万念俱灰时,他能骄傲地说,那段回忆,是我为之生存的信仰,它使我自强不息……

    然后,他拿到了奖学金。他很清楚,这是为了当初一个简单的承诺……

    ……

    什么都没有了,都过去了。

    这一年,体会了真正的倔强。再也不肯改正自己哪怕是最小的毛病了,我的一切都是对的,别人的看法都不值一提。浑身上下布满了芒刺,无论到了多么高端的场合,都是一样的狂妄。再也不珍惜自己得到的哪怕是最大的机会。说过要学软件、搞设计、投评论,却只有一周的热情,浅尝辄止,好逸恶劳。

    这一年,体会了真正的轻浮。给自己一个肆意挥霍的春天,是我对自己自私的许诺:唯一的信仰已经不在,你可以不再负责任。好像是这样的。于是,你在音乐会上、电影院里、饭桌前、车后座上,有了不同的伙伴。你根本不想了解她们,你对那没兴趣。你已经太懒了,懒到不情愿做任何努力。是自卑?还是恐惧?还是这里,根本没有你要的理想?

    这一年,体会了真正的错过。无需讳言。在我刚刚迈进20岁的门槛的那个凌晨,当时我还没意识到,一次足以改变我后半生幸福的机会,就这样擦肩而过。一连串的偶然,导致了那个错过。把时间倒回,当时当地的我,又真的能做成什么吗?无知、狂妄和自私。那次的机会是个偶然,而我的错过,才是必然。那以后才知道,没有谁是为你准备的,很多事情发生了,就再无法回转。

    这一年,体会了真正的放纵。它和认真一样让我难以开心。不分上课周末,不分白天黑夜的在网页前发呆。不借书、不读书、不操心报社,也谢绝了几乎一切往来。好像在等待什么。是的,原本我这一段的时间,是属于某个人的。翘掉大半的选修课去睡觉,在期末交作业的前几天通读一学期需要的资料,在前夜赶写作业,完全不复习英语就去考六级,看到E类课刚及格也不在乎……觉得自己很陌生。很陌生……

    离开迎水道的操场后,我就再也没有见到过鹰,那是我和她相知的见证,也是我对自己灵魂的许诺。那片飘摇在天际的翎羽,我自幼与它结下了不解之缘。我曾在每个书本上画下它的羽翼,曾自诩有它一样的信仰。可是,我没有在见到它。莺歌燕舞,缠绕在无数楚馆章台,中原门复门关复关的殿宇里,我望不到星空。

    取出了那封信,想重温那股温馨。信封停在手中,却不再想取信。那里面的一字一句,已经太过熟悉,我不需再看,便已经可以热泪盈眶。真的回到了家,今天的自己,又能对得起谁?

    还可能再找到信仰么?我不相信。

    分享到:

    评论

  • 小心翼翼地说两句话。

    有时候过去的已经成为过去,似乎已经不可能回来。

    经历了这么多事情,要相信事在人为。

    只要依然相知,不需像过去一样熟悉彼此的生活,也可以继续以前的生活。

    信仰,丢掉之后重拾起来,会更坚定。

    但是,不要只活在过去,现在地生活也很精彩,不要让过去蒙上了发现美好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