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些花儿(一) - [星光]

    2007年05月03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hillshadow-logs/5245209.html

        1035次车厢,拥挤的人潮,午夜的喧闹。我孑然一身,迈过民工区,正要向餐车无目的地徘徊。

        有些人的面孔,就是在汹涌人潮中,你也决不会错过。尽管穿戴变了,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一步步挤过去;看到我时,她茫然的眼神一下子有了光彩。两年后,我们就这样意外的重逢了。

        面前的是高中本届里唯一的双胞胎姐妹瑶和慧。姐姐瑶一身白色绒毛外衣,卷起头发,不告诉我她在天津学旅游管理我肯定以为她是表演系的;妹妹慧一身黑色运动装,马尾辫,愈加活力四射,她竟然在学工科。

        “你说话声音大多了,也清楚多了;”瑶一见面是这么评价我的,“就是长相没变。”(-_-!)

        我领他俩到了我放行李的车厢,这里人少些,但还都是站票。好心的农民兄弟让她俩坐下。我们聊了聊近况、大学,还有家。

        11点我们都有了坐位。不久,解决了零食的姐妹俩在我对面睡着了。姐姐侧躺在妹妹膝上,妹妹枕在姐姐被上,就像窝里的两只小猫,交颈而眠。我只那么看看着,偶尔伸伸手脚,不让来车撞到瑶的发髻,不让水溅到慧的裤腿。不为别的,只是这温馨的一幕我太想去保护。

        突然感受到,无缘由的独生子的悲哀。无数次我期望过,自己能有个胞弟,或者差不多大的妹妹,让我学会谦让,学会体贴,学会分享,学会成熟。眼前的慧正用手护着瑶的头发,时而抬起头看看四周,再安心睡下。

        “你大二了还回家?!”瑶刚才说我。

        “你说谁呢?你还是姐姐呢!”我笑她。

        我本来不想回家,但就是突然被什么东西所感动。即便在那时,也没让父母知道我要回去。我要他们一早见到我,吃惊的呆在那里,然后我张开双臂,拥抱他们。

        瑶坐了起来,让慧躺在她膝上。

        我坐在对面,不知有多羡慕她俩。因为她们可以随时,把家带在身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