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月光

    2006年10月05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hillshadow-logs/3493748.html

      月圆月阙,伊人已逝。

      再次的见面异常平静,我听不到心底的潜流。

      错过的已经错过,当时的我毕竟无能为力。当时听着台上罗版的《伤逝》,内心已在暗自地悼亡。

      难忘第一眼的高傲与坚强。很多人都是这样,被第一眼蒙蔽,却要用一生去遗忘。我看错了,却在执迷;其他人反感,我就更加执迷。可错毕竟是错了,她并非我所期望那样,足够高傲,足够坚强,足够理智,足够自信。她也有依赖,也有脆弱,也有任性自我。当然,她也不会留意我。红叶下,飞雪里,一串串尴尬的过往渐渐沉淀唯美的回忆,而一切也停息于此。这一程又成美丽的错误,彼此擦肩而过,追逐对方的影子。

      如果失去的是一个人,也无需感怀,但我失坠的是一段理想。现实中又有谁没有依赖,没有脆弱,能与你两两相依,做木棉与橡树?又有哪个高傲的坚强的人会眷顾你的平凡呢?不是哀悼往昔的错过,而是叹息世间已没有相逢。

      再唱《白月光》,已不是思念怅惘,而是祭奠那些明明不存在却依然纠缠我的理念。她可以与我相隔千里,但我心中的人却遥若明月。

      我与阿花的合唱很成功,也唱出一段“金玉良缘”。然而,我们只是在用同一首歌,唱各自的离别。

      歌声里,我听出她的祭奠。

    分享到:

    评论

  • 有祭奠吗?

    呵呵,好像没有吧.我不知道我该祭奠谁.也许根本就没有谁.

    有些事,你一直以为会念念不忘的,会铭记一生的,总是在那么一转身,一眨眼就忘了.忘了,就这样.

    白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