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听郑智化

    2006年09月15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hillshadow-logs/3315808.html

      没想到骑着车竟能不经意哼起他的歌。《星星点灯》,很远很远了,却感到如此贴近。

      若不是上次K歌时,乐乐点了这首歌,我偶然唱了,恐怕还要很久我才能找回这种感觉。唱的时候竟有种莫名的感动,是唤醒,或者是新的触动。

      我第一次拿起麦克时唱的就是这首歌。那时我6岁,歌词还认不全,更不用说意思了,只知道照着调胡喊。那还是在广西,大伯有一套当时算高档的音响设备,我常跑去那过瘾。后来父亲来了,接我回去。从那以后的十年里,我再也没唱过歌。

      那时候“凤凰卫视”还是叫做“卫视”,我从那里看到郑智化拄着双拐,知道他和我一样是天蝎座。没有别的了,好像那就算偶像了吧。我不会像那时候的青年一样,为他一首《水手》就要死要活的。

      很长时间,那两首歌被打入了记忆的地下室,甚至提也不曾提。我也忙着追逐那些飞来飞去的流星,自己也觉得那种歌着实只属于过去了。就是偶然听到,也觉得嗓音难听,配乐粗糙,没法入耳。

      那一晚,我看着歌词重唱这首歌。竟然发现我还如此熟悉它的每一段旋律,竟然发现我真的被它所感动。无论是歌词还是旋律,都似乎成了自己的呐喊。那是漂泊者的歌,是觉醒者的歌,更是重情者的歌。我唱着……

      眼前依依浮现那些童年的往事,“曾经在满天的星光下做梦的少年”。

      那些幼稚的追求与幻想,“却发誓要带着你远走到海角天边”。

      那些漂泊都市的日子,“星星在文明的天空里再也看不见

      那些离群索居的无奈,“人心其实比天高比海更遥远

      那些伪装的笑脸,“学会骗人的谎言追逐名利的我,
        狂欢中的孤独,在现实中迷失才发现自己的脆弱

      还有那些从未放弃的希望,“远方的星星请为我点盏希望的灯火

      身在西区,我不知道隔壁的同学姓甚名谁,我不知道楼上的兄弟们又在忙什么,甚至在夜聊里不愿说一个字。如果校区还保留着庄园的优美,这里就只剩下钢筋水泥的冷漠了。这里是城市,我身在此地,却永远带不来自己的心。

      只是作茧自缚吧。有的人对你本来一直没有变,我却自欺欺人。那晚聊了几乎一夜,看见熟人(应该说是亲人)安然无恙,也就安心了。但我胡思乱想的一切,那里都早已料到,却只是静静等候。当短信里说“天凉了,注意多加衣服”的时候,迟钝的我才意识到,那里才是冷空气的源头呀。

      拨开重重云雾,我真正看清,那远方的星星究竟是谁。

          多年以后一场大雨惊醒沉睡的我
        突然之间都市的霓虹都不再闪烁
        天边有颗模糊的星光偷偷探出了头
        是你的眼神依旧在远方为我在等候

    分享到:

    评论

  •  我突然就忘记了这首歌的名字.博客里面慢慢流淌的旋律.是什么时候听过的歌曲?记忆混乱到模糊.
    回复跳蚤说:
    稀客稀客啊!呵呵,是《情癫大圣》的主题曲。
    2006-09-19 00:27:38
  • 补充这两句不错

    “我不是沉默的羔羊,我有话要讲”

    “请记得我曾骄傲的说,这世界,我曾经来过”



    忧伤,蹀躞,哀怨,如泣如诉。

    郑大哥的旋律同样深深扎根于我。

    第一次听,是《水手》,1991年。我上幼儿园。每天坐在爸爸的自行车后面唱。

    时过境迁,我依旧是喜欢。

    因为那些东西,是

    水手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