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短章 - [星轨]

    2010年06月24日

    我更喜欢的,

    是在我们未相处时,

    我以你名字命名的那盆花;

    在我们相处以后,

    那些花都死了。

  • 杂感3 - [星轨]

    2009年01月08日

    从男孩到男人有多远

    那就是一纸诗稿

    在烟头上烧成灰烬的过程

  • 流浪与终点 - [星轨]

    2008年07月04日

    你忘记了吧。

    童年的记忆,究竟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为什么之后遇见的人,都会是似曾相识?

    你像谁?她像谁?你不是,她不是。谁是你沙发上的梦中情人?谁又是被人装进篮子顺流漂来的妻子。为何天真的幻梦里,总有一个越想看就看模糊的面孔。

     是第一个同桌?是扎小辫的小丫头?是穿裙子的女孩?是苦等的新同桌?是儿时的舞伴?或者都是?或者都不是,只是你偶然在杂志上翻到的一页广告,或者电视中偶然看到的一个镜头?
    ...
  • 乡关何处 - [星轨]

    2008年05月07日

    父母再一次不打好招呼就跑来。之前我已经说过了,很忙很忙,就是这次晚餐,也是推掉了一个项目组讨论才来的。 

    老样子的问些饿没饿着冻没冻着的问题。面对父母点下的菜肴,无论如何是咽不下口了。

    眼睛有些胀,冲到洗手间去冲脸。

    家里完全同意我考雅思乃至出国,说钱的问题不用担心。这次他们去北京,是为了看房子。

    已经记不起来了,当初是为何离开,又是为何来到这里,为何一次次的重逢又告别。每一次回家都是为了更狠心的离开那...
  • 还原 - [星轨]

    2007年11月20日

    D盘的东西自顾自在那,只是我们看不见了,需要用特殊的工具找回来,重新存储进磁盘的扇区。

    过去的事自顾自在那,只是我们想不起来了,需要由特殊的人和事激发,重新存储进心灵的某个角落。

    在20岁的末尾,我还原了电脑里承载记忆的数据;而20岁的逝过的光阴注定无法还原。

    可悲的是,生命不能重来;

    所幸的是,生命不需要重来。

    命运的神,如果有些事情我没有提起,你不要以为我忘了。就像我不会忘记去年今日的自我。只是时过境迁,偶然忆起,能够泰然一笑,便不枉费了一年光阴。

    感谢我所有的朋友,在我20岁的人生刚刚开始时,终于引领我走出了自我的地狱。

  • 梦仲夏 - [星轨]

    2007年07月16日

    这一年,体会了真正的错过。无需讳言。在我刚刚迈进20岁的门槛的那个凌晨,当时我还没意识到,一次足以改变我后半生幸福的机会,就这样擦肩而过。一连串的偶然,导致了那个错过。把时间倒回,当时当地的我,又真的能做成什么吗?无知、狂妄和自私。那次的机会是个偶然,而我的错过,才是必然。那以后才知道,没有谁是为你准备的,很多事情发生了,就再无法回转。

    ……

  • 对话 - [星轨]

    2007年07月13日

    我说:“大三该干什么?”

    洪说:“好好谈一次恋爱。”

    我说:“谈了就怎么样?能坚持多久?两个月?两年?那三年、四年以后呢?”

    洪说:“可以是一辈子。不要因为错过了一次,就丧失信心。”

    我说:“我错过谁了?”

    洪说:“错过谁你心里清楚。”

    我说:“……”

    洪说:“你要么就找个人好好谈次恋爱,要么就一个人好好过,断绝掉一切的暧昧关系……”

    我说:“我可没那些个时间浪费。”

    洪说:“什么叫浪费时间?”

    我说:“天天粘在一块,打两个小时电话,尽唠些无聊至极的废话,这不是浪费时间?”

    洪说:“你从来不浪费时间吗?”

    我说:“……”

    洪说:“青春就是用来浪费的。”

    我说:“我可没那心情,懒的……”

    洪说:“有没有女生喜欢你?”

    我说:“我怎么知道?”

    洪说:“得了,你还能不知道?”

    我说:“好像你知道似的。”

    洪说:“文学院很小很小。”

    我说:“你也承认了吧。”

    洪说:“见到喜欢的就追吧,用心恋爱一次,一次就好,也是时候了。”

    我说:“什么是喜欢,看着舒服?追上了又怎么样?觉得不合适就甩是吧?我是个负责任的人,又不能这么做。还呆在一起受折磨,那还不如不追的好!”

    洪说:“努力过了,起码不会后悔。就算了失败还可以有一段回忆。”

    我说:“这我现在已经有了。”

    洪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