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希望阅读博主时评政论、书评和为学随笔的朋友请登陆 燃星屑(网易) chillshadow.blog.163.com

    燃星屑(博客大巴)将转为登载私人生活、情感日志和文艺随笔的私人博客。

  • 短章 - [星轨]

    2010年06月24日

    我更喜欢的,

    是在我们未相处时,

    我以你名字命名的那盆花;

    在我们相处以后,

    那些花都死了。

  • 饮食与阶层 - [星光]

    2010年06月08日

     

    第一个姑娘,每天等着我去她喜欢的食堂窗口点一样的饭菜,从来不觉得天热人挤和气氛不好。用自己的饭卡点菜。在我没挣钱的时候从来不准我说我养她。她来自富裕的乡村。

    第二个姑娘,喜欢咖啡厅和水吧,最爱去“欧式风情”的小餐馆点仿制的西餐,尽管那偏贵的饭菜让我嚼起来远比不上实惠又正宗的中餐。她来自都市中产家庭。

    第三个姑娘,在我带她去下家常菜餐馆时对饭菜和环境不住皱眉,出来要请我去吃高档牛排,娴熟地轮番使用各种餐具。她来自城市官宦世家。

    第四个姑娘,和我走进集贸市场和小吃街时因那里的丰富而满足欢喜,对小碗的米线粉丝感到实惠而美味。她来自市郊城镇。

    和什么人在一起就有什么样的生活,还好,我不用急着选择。(以上编号纯属为并列需要,与人际关系无关)

  • 我是不是该生在日本 - [星光]

    2010年06月04日

    赫然发现,自己符合目前为止知道的一切日本人的性格特征:

    传统方面的,腼腆,不善交际,多礼,细腻,爱好古典精致

    现代方面的,刻板,死脑筋,(加藤嘉一说的)喜欢受虐,害怕被孤立,渴望归属

    后现代方面的,好宅,好动漫,好……,缺乏上升欲望

    另外据日语老师讲,中国人多B型血,乐天务实,而日本人多A型血,2个小时的工作非要伸长到一天做完……这点又符合。...
  • 对话6 - [星光]

    2010年05月19日

    我:“前段时间因为一些事情(笑)耽搁了。可我最大的顾虑还是,自己无法融入那个群体。一怕无法适应外国的主流文化,更是不愿意与那些主流的出国留学生为伍,他们是富二代、官二代,出国只为了转移资产、拓殖安家,他们把父母的钱当做自己的花却没有负罪感,不觉得自己要为这个家做什么……”

    阿亮:“你又何必在乎别人什么样呢,关键是你自己去那做什么。你到了那里,活动圈子很大,你也不需要再跟他们联络。重要的是你自己想要什么。你要有出...
  • 关于小沈阳 - [星光]

    2009年02月23日

    被辽宁台和天津台折磨三天了 

    观众们为什么爱看小沈阳?

    原来就是想看 他怎么想出 比观众更能埋汰他自己的法子来

  • 杂感3 - [星轨]

    2009年01月08日

    从男孩到男人有多远

    那就是一纸诗稿

    在烟头上烧成灰烬的过程

  • 做好该做的事吧

    2008年12月24日

    收拾好东西好过冬。

    做个好人

  • 流浪与终点 - [星轨]

    2008年07月04日

    你忘记了吧。

    童年的记忆,究竟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为什么之后遇见的人,都会是似曾相识?

    你像谁?她像谁?你不是,她不是。谁是你沙发上的梦中情人?谁又是被人装进篮子顺流漂来的妻子。为何天真的幻梦里,总有一个越想看就看模糊的面孔。

     是第一个同桌?是扎小辫的小丫头?是穿裙子的女孩?是苦等的新同桌?是儿时的舞伴?或者都是?或者都不是,只是你偶然在杂志上翻到的一页广告,或者电视中偶然看到的一个镜头?
    ...
  • 乡关何处 - [星轨]

    2008年05月07日

    父母再一次不打好招呼就跑来。之前我已经说过了,很忙很忙,就是这次晚餐,也是推掉了一个项目组讨论才来的。 

    老样子的问些饿没饿着冻没冻着的问题。面对父母点下的菜肴,无论如何是咽不下口了。

    眼睛有些胀,冲到洗手间去冲脸。

    家里完全同意我考雅思乃至出国,说钱的问题不用担心。这次他们去北京,是为了看房子。

    已经记不起来了,当初是为何离开,又是为何来到这里,为何一次次的重逢又告别。每一次回家都是为了更狠心的离开那...
  • 启程前的流水帐 - [星光]

    2008年02月03日

    明天……应该说很快就要启程去老家了。或许是我悠长的疗伤与寻根之旅。

    日志还会继续的。只是一直不习惯对着屏幕写字,想了很多,梦了很多,却还是一张白纸。写作本不是我的事业啊,文字也不是,从来不是,只是一场偶然的遭遇。文字只是用来描述我才艺所限而画不出的图画,经历不了的回忆,还有品尝不到的感情。后来,文字变成一部人生鞍马的行事历。再后来,变成一种白日梦式自欺欺人的造梦仪。再后来,文字变成了广告、启事和牌坊,无病呻吟,招蜂引蝶,向来访者乞怜,又不敢回音。...
  • 傻小子,算你走运

    2007年12月31日

    你怎么就不长记性呢?!老爸劝过你,发哥劝过你,萍姐也劝过你,你怎么就没记性呢?

    这次算你走运,不是每个人每一回都能全身而退的。

  • 哼哼 - [星光]

    2007年11月21日

    傻了吧,哼哼,浑小子,我看你怎么收场!
  • 还原 - [星轨]

    2007年11月20日

    D盘的东西自顾自在那,只是我们看不见了,需要用特殊的工具找回来,重新存储进磁盘的扇区。

    过去的事自顾自在那,只是我们想不起来了,需要由特殊的人和事激发,重新存储进心灵的某个角落。

    在20岁的末尾,我还原了电脑里承载记忆的数据;而20岁的逝过的光阴注定无法还原。

    可悲的是,生命不能重来;

    所幸的是,生命不需要重来。

    命运的神,如果有些事情我没有提起,你不要以为我忘了。就像我不会忘记去年今日的自我。只是时过境迁,偶然忆起,能够泰然一笑,便不枉费了一年光阴。

    感谢我所有的朋友,在我20岁的人生刚刚开始时,终于引领我走出了自我的地狱。

  • 梦仲夏 - [星轨]

    2007年07月16日

    这一年,体会了真正的错过。无需讳言。在我刚刚迈进20岁的门槛的那个凌晨,当时我还没意识到,一次足以改变我后半生幸福的机会,就这样擦肩而过。一连串的偶然,导致了那个错过。把时间倒回,当时当地的我,又真的能做成什么吗?无知、狂妄和自私。那次的机会是个偶然,而我的错过,才是必然。那以后才知道,没有谁是为你准备的,很多事情发生了,就再无法回转。

    ……

  • 对话 - [星轨]

    2007年07月13日

    我说:“大三该干什么?”

    洪说:“好好谈一次恋爱。”

    我说:“谈了就怎么样?能坚持多久?两个月?两年?那三年、四年以后呢?”

    洪说:“可以是一辈子。不要因为错过了一次,就丧失信心。”

    我说:“我错过谁了?”

    洪说:“错过谁你心里清楚。”

    我说:“……”

    洪说:“你要么就找个人好好谈次恋爱,要么就一个人好好过,断绝掉一切的暧昧关系……”

    我说:“我可没那些个时间浪费。”

    洪说:“什么叫浪费时间?”

    我说:“天天粘在一块,打两个小时电话,尽唠些无聊至极的废话,这不是浪费时间?”

    洪说:“你从来不浪费时间吗?”

    我说:“……”

    洪说:“青春就是用来浪费的。”

    我说:“我可没那心情,懒的……”

    洪说:“有没有女生喜欢你?”

    我说:“我怎么知道?”

    洪说:“得了,你还能不知道?”

    我说:“好像你知道似的。”

    洪说:“文学院很小很小。”

    我说:“你也承认了吧。”

    洪说:“见到喜欢的就追吧,用心恋爱一次,一次就好,也是时候了。”

    我说:“什么是喜欢,看着舒服?追上了又怎么样?觉得不合适就甩是吧?我是个负责任的人,又不能这么做。还呆在一起受折磨,那还不如不追的好!”

    洪说:“努力过了,起码不会后悔。就算了失败还可以有一段回忆。”

    我说:“这我现在已经有了。”

    洪说:“……”

  • 重新生活 - [星光]

    2007年05月16日

    从今天起,忘记‘理想’,重新生活

    只服从自己身体的意愿,饿了就吃,困了就睡

    ‘理想’终究是个害人的东西 不仅害自己,也害别人

     从今天起,重新生活

    关心菜价和专业课

    动手洗衣服,整理书柜,打扫地板

    朝每一个熟人打招呼,回每一条短信

    给每一本书一句平静的评价

     为每一只流浪猫取一个名字

    从今天起,重新生活

    微笑着端详全家福和同学录

    把上个月淘来的字画挂在墙上

    在阅览室坐一晚把正书闲书和MM看个遍

    骑上车换游天津

    重新为自己画一幅水墨花鸟

    重新读一本历史书,赏一篇散文

    重新玩一款即时战略游戏的剧情战役

    那些遗弃了一年的爱好

    从今天起,重新生活

    不去想灵与肉,不去想生命与幸福

    不去挣扎着看小说和文艺电影

    不去参加酒会

    不在宿舍里过周末

    告别 忧郁、倦怠、执狂,落寞

    那些自诩的博学与深刻

    那些自喜的落寞与感伤

    那些卑微的自尊与希望

    那些长久的,被紧紧封印在自我躯体中的年岁

    芳菲歇,春色荼靡

  • 那些花儿(二) - [星光]

    2007年05月05日

        小杨的女朋友靠在他身边,一声不吭,听我们这些个大男人在饭桌上上天入地的神侃。那是他的高中同班,他的他乡故知。

        许多年后,我们也会携各自的美眷重游。就像我开玩笑说过,“等咱们再爬泰山,就不是6个人,是12个人了。”于是有人接话,也可能是18个人……

        晚餐聚会后,我干脆让小孟入住我家。理由是:1。他回家太远,没车了;2。我们一致认为,我们两个大男生就“感情问题”需要一番秉烛夜谈。

        父母在得知我回家的消息前预定了2号的飞机票,相聚一日后我又独自过活。不一样的是,我可以随意使用这座大房子和房里的充足的存款,加之住宅生态系统远比宿舍生态系统完善,也不用怎么收拾。于是发觉单身汉的生活原来真的如此美好,颇能体会当年先贤的箪食瓢饮之乐了。

        昏黄的灯下,我和小孟从大学一路扯到小学,竟都掘出一点彼此瞒着了好多年的秘史,包括某些“交点”。我凭记忆翻出了小学时的毕业照,照片上的脸后来都变了,可我俩还是能一眼叫出名字,大笑一阵。我们瞅着男生一张张小脸发笑,瞅着女生一张张小脸联想她们现在的模样。

        也许,我们就这么一直一起看着照片发笑,十年,二十年,一直到老。

        躺在床上,我的故事还没讲完,这家伙竟已经睡着了,面部作傻笑状。

        第二天醒来他说,我昨晚做了三个梦……

  • 那些花儿(一) - [星光]

    2007年05月03日

        1035次车厢,拥挤的人潮,午夜的喧闹。我孑然一身,迈过民工区,正要向餐车无目的地徘徊。

        有些人的面孔,就是在汹涌人潮中,你也决不会错过。尽管穿戴变了,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一步步挤过去;看到我时,她茫然的眼神一下子有了光彩。两年后,我们就这样意外的重逢了。

        面前的是高中本届里唯一的双胞胎姐妹瑶和慧。姐姐瑶一身白色绒毛外衣,卷起头发,不告诉我她在天津学旅游管理我肯定以为她是表演系的;妹妹慧一身黑色运动装,马尾辫,愈加活力四射,她竟然在学工科。

        “你说话声音大多了,也清楚多了;”瑶一见面是这么评价我的,“就是长相没变。&rdq...
  • 叶利钦,死了

    2007年04月23日

       

     

     盖棺定论

  • 天津乐园

    2007年04月23日

        按照博锐的说法,在乐园玩最刺激的就是等待入场那一会儿

        没错,我站在门口看着上面满天乱飞的人腿,只好不停地说话来缓解

     

        360度高空翻转啊!我紧闭了一只眼睛,就一个劲咬着牙

        听到邻座的Maria欢快的又说又笑:“哈哈,好好玩啊,好像在飞一样……”

        失语……

        回到地球了

        脑袋被甩在一边正不过来,全身的汗才冒出来

      &nb...
  • 祈愿

    2007年04月11日

    发生在小引河的一切,并不如烟——

    (照片来自南开校友会)

  • 从北京归来

    2007年03月18日

    没料到单趟要坐三个小时,票价涨到35

    北科和地大的老毛是对视的
    地大的体育场是可以攀岩拓展的
    北航的教学楼是联体的
    过街是要走天桥的
    等红灯是要排队挤的
    中关村的图书馆是9层的
    清华西门进去后还是在校外的

    清华西门和西北门竟然有3公里,多谢京城的司机师傅,差一分种就没赶上校车

    答应烨了,要考到北京去

    带回来三份报纸:《北京晚报》《新京报》《竞报》
    手头还有暑假托老爸带的:《北青》《北京晨报》《法制晚报》
    ...
  • 懒洋洋的实习生活

    2007年02月27日

    办公室反光的地板,格间电脑里的小曲,对编机里磕磕巴巴的说话声,还有偶尔弹出头来的PL女编导……

    这就是我未来的生活么?

  • 买着《思想国》了

    2007年02月04日

    拿来收藏
  • 回忆

    2007年01月29日

      时间会改变一切。

      你已经习惯,每天望着月亮出神;

      你已经习惯,每天看看手机里她的照片;

      你已经习惯,每天倚着她送的礼物发一阵子呆;

      你已经习惯,不经意中哼起那首她说她很喜欢的歌;

      你已经习惯,每天深夜看些老电影,为其中的情节欣喜与惋惜;

      你已经习惯,在无路可走时想一想曾经对她的承诺,于是流着泪昂起头……

      但当你翻开相册时,竟发觉当时的一切全然如梦境般空幻,那不像是现在的你应有的过去;

      当你再见到她,再看到她的眼睛,再也燃不起当初的感动;再听到她的声音,再也唤不醒心灵的慰藉。

      你觉得你更喜欢那张照片、那件礼物、那首歌……

      你真的爱过她吗?可是你却爱上她告诉你的,她爱的一切。

      

      或许你已经有了新的照片、新的礼物、新的歌,

      而那些过往,不会了无痕迹。

      就像你已经习惯,每天午夜敲下一行行回忆的文字,与熟悉的人分享。

      但有些往事,是你不愿意分享的;它们至今让你心悸与汗颜。

      回忆是美好的,但过去不是。

  • 假期定理

    2007年01月29日

    如果你在上学时心血来潮突发奇想,要在假期完成多少本书,多少样锻炼,多少项学习,那么到了放假时就要好好分析你的生活环境了:

    想看很多感兴趣的理论书籍?想完成一份电影套餐?想画画?想弹琴?……

    记住,这些都是你在学业压力下产生的想法了。因为这些看起来很有意义,比学校的专业课程有趣的多。

    现在,你在假期里。你生活的主旋律不是上课自习和社团活动,而是探亲访友,上网聊天打游戏。它们产生的心里负担比起看书看电影画画弹琴来还更小,难怪我们都无法坚持原定计划了。

    发誓不上网了?还有电视呢。那么也关了吧。还有朋友的电话。怎么能放了假一个人闭关修炼呢?

    所以,还是BT地找一些东西(必须是社会化活动)在假期里折磨自己一下吧,把心理压力提升到看书带来的压力层面以上吧。

  • 迈向小资

    2006年11月28日

      自己还是禁不住诱惑买了那本图书。

      “悦读时光”柔和的灯光音乐,恍若手背抚摸丝绸的感觉。我总有一种乡巴佬进大堂,自惭形秽的感觉。女老板也挺漂亮,态度很好,说得人不办张卡都不好意思走似的。

      等我闲下来,肯定要到这一天借一本的。

      其实买那本书的目的,除了被精美的包装和小情调吸引以外,还是粗陋的编辑质量——顺便完成作业了。天津教育出版社,还算得上出名。再者自己对古典文学的热情,怎么也比对给小鲁、小胡、小徐一个字一个字地校对私人信件的热情高。唉!作业……

      说起现在这些个消费性图书,(写书那位姐姐的文笔才情非常佩服,我这些话是冲编辑来的)论装帧、封面设计,雍容典雅,页留清香,扶之如温肤在掌。可你要是细品,味道不那么对口不说,隔三行蹦出来那些个错字别字、用典误引、常识缺乏,就好像喷香的米饭到了嘴里,嘎嘣一下把牙咯得生疼。要是是一个劲往外择石头,还真扫了吃饭的雅兴,只好闷头吃下去。

      感谢这本书,让我在繁忙喧嚣里又有了一次重回经典的机会。(古典诗词的课也好学了!)看着才子佳人的悲剧故事,自己也感伤了一阵,就和于质夫一样,一阵风吹过来就要流出两行清泪,高喊“So Sensible!”人还是不要久呆在城市里的好,不然就那么一点野性也要全消磨光了。而台上老师一发话,自己又不得不被扯回现实中来,再看看这东西,幼稚吧~

      偶遇几句好词,正是她半年前问过我的。而当年却对这等莺歌艳曲一无所知,近日再见,顿生隔世之感。只是遗憾,曾经的美好也可以更加美好。

      “人道海水深,不抵相思半。海水尚有涯,相思渺无岸。”

      “还君明珠泪双垂,恨不相逢未嫁时。

  • 蹉跎岁月

    2006年11月05日

      我十分渴望回到冯·诺依曼、爱迪生和马可尼以前的时代。

      吃完午饭回来就鬼使神差地重装了系统,而且之前居然没有备份!!!

      到了晚上,才发现直接用恢复盘恢复就好了。

      于是我的电脑又回到了暑假时代,似乎这之间的一切记忆都被抹去了。

       绕了个大弯又转回来,正如我们国家长达70年的大革命……

  • 生活的碎片

    2006年10月31日

      小英语四级词汇听力悦读时光图书馆资料中心报刊编辑学现代文学改版纪念面包铅笔自行车锁酸菜炖粉条世界史经济学社会时评电影动漫游戏QQ14宿西区宿舍电脑桌小英语四级词汇……

      这算不算意识流……

  • 白月光

    2006年10月05日

      月圆月阙,伊人已逝。

      再次的见面异常平静,我听不到心底的潜流。

      错过的已经错过,当时的我毕竟无能为力。

      难忘第一眼的高傲与坚强。很多人都是这样,被第一眼蒙蔽,却要用一生去遗忘……

      再唱《白月光》,已不是思念怅惘,而是祭奠那些明明不存在却依然纠缠我的理念。她可以与我相隔千里,但我心中的人却遥若明月。

            ……